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太平洋在线 > 搜索百科 >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

惠特尼山指挥舰,长期担任大西洋舰队-即第6舰队旗舰; 属于蓝岭级也是“局座“介绍过-里面全是女通讯兵的那两艘大型军舰之一。指挥舰,绝对的舰队奢侈品,这个星球上唯有美军拥有两艘,没有庞大的联合两栖登陆舰队,根本用不上它,其中“蓝岭“号曾经访问过上海,停靠在扬子江码头,可惜是911之后发生的事,一律不让参观,虽说参观过法国圣女贞德直升机航母,加拿大,印度等舰。但拒绝参观还真是头一回,只好在黄埔江畔远远地望了一眼,了却了一桩心事。

惠特尼山指挥舰,舷号:20;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由硫磺岛级两栖攻击舰的基础上改装而来。主要用于两栖作战指挥,战场通讯中继、中枢神经、资料处理、情报分析、电子对抗与指挥决策等,它可以为舰队司令部提供加密通讯,收发海量的信息,该舰可同时容纳几个通讯指挥中心,即大量的任务部队指挥所可入驻指挥舰,排水量18600T-甲板足够宽敞,能提供给电子通讯系统予足够空间,减少避免相互干扰,这也是为什么选择琉璜岛级两栖攻击舰来改装的原因之一。航速23 节;1971 年正式服役,海湾战争期间,作为多国部队的海上指挥中心,基地设在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 惠特尼山是美国本土48州的最高峰,海拔4418M在内华达山脉-加利福尼亚州东部。

时代在变,由于其体积庞大,自卫能力弱,过去,这个弱点不是太大,航母战斗机机群可以罩着,但随着巡航导弹等大量使用-远离战区发动攻击,而且其它通讯能力的加强,它也有可能被替换或废弃,虽然它在不停地升级改造中。

去年,该舰又创造了奇迹,因为它是大西洋舰队的海上司令部-旗舰,有指挥的职责,所以为了避免受新冠病毒的影响,长期在海上执行任务-一改过去长期宅在军港的形象,因为经常宅,所以它有别称-20号大楼-军港标志性导航坐标,用了它的舷号代指。所以侧面体现了它的不可替代性,在舰队中的地位,起码此刻还是中枢,甚至重要性不弱于航母。

舰船,模样还是不错的,端庄得体,尤其女兵多,别样的风景线。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内部场景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再来些细节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

 

超长待机50年的大西洋神经中枢 惠特尼山指挥舰图鉴 100图